欢迎光临新能源汽车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能源汽车网   >   文章   >   整车新闻   >  

新能源汽车产业何以频频上演“资本游戏”?

2018-07-27作者:杨子遒来源:新能源汽车网

  近期,新能源汽车产业频频上演“入局、出局”的张力十足的剧情大戏,在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宣布通过贱卖资产来偿还逾期债务的同时,西部资源、京威股份等新能源汽车“狩猎者”先后退场,踏上了出售资产还债或转让股权的道路。与此相反,继华夏幸福王文学、宝能姚振华等地产大亨之后,地产巨鳄恒大许家印也成为又一位新能源汽车“狩猎者”。

  那么,资本的快进快出到底是“狩猎者”的一场资本游戏,还是另有奥义?是为产业赋能还是“捞一把就走”的投机?

  本文略作剖析。

  出局者的无奈

  2014年以来,在新能源爆发带来的巨大利润吸引下,国内众多汽车产业链上的企业和非汽车业的公司纷纷宣布战略转型,通过股权收购的模式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希望能够借助补贴获得短期高额收益。但事实是,随着2016年以来的骗补调查、补贴退坡、技术快速升级、竞争加剧,以及融资收紧,很多公司不堪重负,已无法撑完新能源投资漫长的回报期。

  2014 年年底,由于有色金属板块业绩大幅下滑,西部资源决定向正处于风口的新能源汽车板块完成产业链转型。而从收购恒通系资产的第二年2015年开始,西部资源就陷入亏损。净利润从2014年的1600万急跌至2017年的亏损5.99亿元。2018年一季度,西部资源的存货已经达到3个亿,应收和应付账款都达到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1%。

  2018年6月30日,四川A股上市公司西部资源(600139.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43亿元的协议价,将持有的重庆恒通客车有限公司(下称“恒通客车”)66%股权、重庆恒通电动客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下称“恒通电动”)66%股权,转让给重庆鑫赢原键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鑫赢原键”)。2014年12月,西部资源在新能源投资热潮中以自筹资金4.95亿元的价格收购以上两项股权。但收购之后,西部资源连年亏损,其中2017年恒通客车亏损1.4亿元,负债已是资产的1.72倍。有股民感慨称“三年一场电动梦,到头来一场空。”

  作为汽车零部件的龙头企业,京威股份在2015年开始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转型。通过股权投资,先后参股七家新能源整车及关键技术领域公司,包括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等。但三家公司给京威带来了沉重的资金压力,2017年分别亏损5342万元、1.97亿元、1.08亿元,总计亏损达3.58亿元。三年间,京威的负债也从2014年年底的6.94亿元飙升到2017年年底的56.57亿元,增长7倍;资产负债率从14.24%直线上升至52.16%。2018年一季度,京威出现亏损2704.53万元,短期借款则在三个月内翻了一番,从年初的3.37亿元增长到6.18亿元。

  在密集投资的新能源股权公司全面亏损、新项目仍需巨资,而融资方案不断“流产”的情况下,京威股份的资金危机在2018年上半年集中爆发。迫于资金压力,京威股份频频出售旗下子公司股权。2018年4月,京威股份转让了其持有宁波京威电池、正道京威控股、宁波正威等三份宁波新能源产业项目相关股权。而近期,京威股份再次出售旗下3家盈利良好的子公司股权。2018年7月2日,京威股份宣布已与三花集团达成协议,拟以总计21.28亿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三家优质子公司股权,包括福尔达100%股权、福宇龙100%股权和福太隆54.4%股权。这三家公司在2017年贡献了京威股份80%的利润,而如此“断臂求生”,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资金缺口。

  除了上市公司因新能源投资失败而陷入困顿外,部分转型新能源的地方国资车企同样日子不好过。2018年5月,北京交易所网站上挂出了“云南航天神州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转让项目”,作为神州汽车大股东,云南航天集团决定抛售其持有的控股权。2018年6月,北京产权交易所又挂出了“贵州贵航云马汽车工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的信息,该公司是贵州云马飞机制造厂2010年投资的国有独资汽车制造公司。两家被抛售股权的公司都在2015年开始将重心转向新能源汽车业务,但同样事与愿违,其中云南航天神州汽车2018年1-4月陷入亏损,营业总收入仅有4.35万元;贵州云马2018年1-5月亏损815万元,资产为1.56亿元,负债则已高达1.72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事实上,早在2017年年中,在“骗补风波”浇灭了新能源汽车投机暴利之后,就曾出现中航西飞转让中航爱维客汽车有限公司50%股权;智慧能源将帝特律电动汽车40%的股份无偿转让等退出案例。

  可以预言,因资金压力剧增而将退出新能源的企业不仅仅只是上述几家。

  “霸气”的入局者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有人黯然退场,有人高调登堂。失败者的失败也未必成为后来者的前车之鉴,因为后来者只为成功而来。

  近期,众多房地产企业入局新能源汽车领地,成为业界热议的焦点话题。有专家认为,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中国的整体投资环境还是倾向于政策的号召。汽车行业作为大宗的消费品,本身产业升级和更新力度大,是中国制造2040战略中的重点产业,所以企业的投资也与国家发展战略吻合,毕竟紧跟政策赚钱的套路在中国一直都是明智之举。

  近期,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下称FF)。

  恒大的许家印继华夏幸福王文学、宝能姚振华等地产大亨之后,成为又一位投身“造车”事业的地产巨鳄。

  近年来,恒大在地产业取得成功的基础上,开始多元化发展,更是不惜重金对高新技术产业进行布局。2018年4月,恒大与中国科学院在北京签署全面合作协议,并宣布将为这次合作投入1000亿元,正式进军高科技产业。这意味着许家印向高科技领域迈出一大步。此次又间接接盘FF,对此,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表示,“本公司可通过收购全球领先的新能源汽车技术与产品,有机会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的竞争力,占领市场份额,实现业务多元化。”事实上,虽然贾跃亭的信用已经破产,但FF的技术确实得到认可。FF在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已获得专利超过380件。于贾跃亭而言,引入恒大也有了资本的强力支持。根据恒大集团此次入股价,FF公司估值约合300亿元人民币,贾跃亭持股33%,相当于100亿元。

  作为恒大的前辈,宝能的“汽车版图”堪称辽阔。从2017年3月宝能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开始,宝能集团在杭州、昆明、广州、西安等地连续落子,再加上宝能集团已收购观致汽车51%股权,其仅在一年时间内就初步打造出一个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元、年产能达245万辆车的“汽车版图”。就当业内以为宝能集团将就此罢手,专心消化现有业务的时候,又传出了宝能集团打算参股奇瑞汽车和昌河铃木的消息,宝能的胃口实在不小。

  在经历了真假投资观致、奇瑞汽车的风波之后,宝能在6月同杭州富阳区政府、杭州新天地集团签订协议,三方就年产3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达成落户意向,而新天地集团其实是宝能旗下的控股公司。据了解,宝能汽车项目规划年产30万辆新能源汽车,总用地面积约3000亩,总投资约140亿元。包括新能源汽车生产、测试、研发及电机、电池、电控“三电”等配套核心零部件生产等项目。

  2017年10月31日,获得发改委新能源投资核准的第13个造车新势力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股权结构悄然发生了变化,实际控制人由原来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方运舟正式变更为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此举标志着以打造产业新城、产业小镇和产业社区为主业的地产巨头华夏幸福,正式加入新能源造车的行列。也为由蔚来、威马、小鹏、国能、云度、电咖、拜腾等造车新势力掀起的新一轮舆论热潮再添了一把火。

  综上所述,虽然各路资本纷纷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但进入新领域所要承担的风险也是巨大的。群雄逐鹿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不仅意味着资金的角力,更是坚韧的耐心,技术的比拼和实力的互博。在政策日益收紧和竞争越来越残酷的当下和未来,“去泡沫化”将成新常态,淘汰赛也日益临近。

  “入局和出局”大戏还将陆续上演,谁是胜出者?还是让时间来揭晓答案吧。

阅读量:

看官评论人参与 点击登录

热点文章

热门车型

推荐品牌